参考消息网10月21日报道 外媒称,斯里兰卡本周请求中国部份放宽这个南亚岛国欠下的巨额外债。外债是斯里兰卡遭遇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之一的部分原因。

据美国《时代》周刊网站10月19日报道,斯里兰卡财政部长拉维·卡鲁纳纳亚克在18日接受《南华早报》独家采访时说:“我恳请中国将过去的不快抛诸脑后,调整贷款条款,让其更加可行,从而帮助我们。”

报道称,斯里兰卡四处可见中国投资,该国近70%的基础设施项目是由中国出资并修建的——因此导致过去五年间其外债规模增加了近两倍。然而,这些项目中许多已暂停,这令中国不满。这些项目是在斯里兰卡前铁腕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的领导下开始建设的,其继任者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领导的政府因为腐败普遍的指控而将这些项目暂停。

报道称,即使本月早些时候北京派遣了一位特使与西里塞纳的政府进行联络,可是北京仍坚持,直到现行项目的僵局得以解决,斯里兰卡才会立即得到亟需用来拯救其经济的外国直接投资。

关于中国项目,卡鲁纳纳亚克说:“我们没有制造问题,我们接手了问题。但仍然必须解决它。”

报道称,不论他们是否制造了问题,今年早些时候西里塞纳的当选标志着该国在拉贾帕克萨的领导下与中国迅速增进的联盟关系出现了重大转折。斯里兰卡的北方邻国、南亚大国印度有些惊愕地关注着这一切。

西里塞纳及其新任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在之前接受《时代》周刊的采访中坚称,其誓言加强与印度和西方大国的合作,并不一定代表疏离中国,而是总体上更倾向不结盟的外交政策。

报道称,然而,其迅速升级的外债所造成的可怕局面迫使斯里兰卡-中国关系再次成为焦点,其修复成为了优先考虑的事情。

卡鲁纳纳亚克说:“中国贷款是我们的问题中的一大部分。政府支出中的一大部分是为债务支付利息。”

该国农村经济部前总干事帕利塔·埃克纳亚克引用的数字清楚说明了卡鲁纳纳亚克的话。

埃克纳亚克说:“2010年,外国债务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6%。到2013年年底,外债占到约65%,今年预计增加到94%。”

卡鲁纳纳亚克甚至承诺“不过问”,同时呼吁其同胞将资金从瑞士银行账户转回到国内,他试图在呈递重要预算之前支撑外汇储备。

报道称,斯里兰卡急于与中国重新交往,卡鲁纳纳亚克发表以上评论恰逢其国防部高官之一也作出声明,称可以潜在地重新考虑非正式暂停中国海军船舰在斯里兰卡海岸停靠一事。据说,上一届政府之前曾允许中国这样做,这导致印度对此比对任何经济活动都更加警惕。

该国最近新任命的国防部长卡鲁纳塞纳·赫蒂阿拉奇在访问中国首都时对路透社记者说,他将“适当考虑”中国船舰中途停靠的请求。

同时,卡鲁纳纳亚克再次重申这个迅速强大的亚洲超级大国在斯里兰卡摇摇欲坠的经济中重要利益相关者的地位。

报道称,他说:“我们认真对待,将斯里兰卡与中国的关系带到正确道路上,并改善我们从腐败政权那里接手的差劲的财政状况。”(编译/胡婧)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暂且不论老师是否变态,此举至少表明老师自称的给孩子讲解性教育和做人道理明显不通。要论此举的不妥之处甚而违规违法,只要对照一下这一假设:如果男教师让20多位女童脱光衣服集体摆拍并上传到网络,舆论反应又会怎么样?

占旭刚们从政,总胜过那些“萝卜招聘”的官二代从政,胜过那些装腔作势、尸位素餐的旧官僚从政,更胜过那些以敛财为能事、以攀爬为要务的贪官从政。

美国总统选举,中国“躺着中枪”,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自中国进入美国人的“全球视野”以来,似乎中国话题或者中美关系都会成为候选人炮轰抨击的对象。

最近有两件事让消费者很纠结:一件是“老事”,关于手机流量;另外一件是“新事”关于正在搅局的“专车”。这两件事摆在一起看,很有点意思。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